湖北快3预测推荐号 > 每个世界都要苏爆你(快穿) > 64.绯闻影后(十三)

64.绯闻影后(十三)

作者:宁归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、TXT下载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推荐阅读:超级全能学生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五行天一战成婚:厉少,要抱抱校花的贴身高手总裁大人,放肆爱!一胎二宝: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草根石布衣

一秒记住【爱♂尚★小△说§网 WwW.23XS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么么~宝宝们,如果你们看见这一段话就代表着你买的是防盗章。  南砚宸携玉微回到清心殿时, 殿内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台上, 鼓乐齐鸣,轻歌曼舞。台下, 官员们兴致高涨,觥筹交错。

    两人进殿没有惊动任何人, 静悄悄地便回到了席位上。

    玉微百无聊赖地以手支撑着下颚, 时不时地向龙椅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原以为玉衡会回清心殿,结果最后只是宦官来传达了他让众臣尽兴的旨意。

    群臣们则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, 一番寒暄吹捧之后便也散了。

    玉衡不来,玉微自然只能挫败而归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 玉微一直思衬着怎么蹂.躏玉衡,对着南砚宸的态度自然也就敷衍了几分。

    南砚宸察觉到玉微的走神, 将身子挪过去:“慕慕在想甚?”

    “想你。”玉微面不改色地道,身子懒懒地斜靠在南砚宸身上。

    南砚宸闻言,耳尖爆红, 连带着眼神都有些羞涩地闪躲, 压低了声线道:“我就在慕慕眼前, 慕慕为何还要想我?”

    “砚宸认为呢?”玉微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南砚宸微红的耳尖,不由得起了几分调戏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南砚宸欣喜若狂,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慕慕是心悦于他,所以在对他示好吗?

    玉微指尖一寸寸滑过南砚宸的胸膛, 带着令人颤栗的引诱, 娇软的薄唇轻启:“砚宸难道不喜欢?”

    她婉转娇媚的声音听得人全身酥麻。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南砚宸原本只是耳尖爆红, 此刻连脸色都晕染上丝丝缕缕的绯红。

    “既然喜欢,砚宸为什么还能如此正襟危坐,方寸不乱呢?”玉微微凉的手探进南砚宸层层叠叠的华服,掠过他坚实的胸膛就要往下滑去。

    南砚宸本就已经为玉微神魂颠倒,此刻更是感觉全身血脉贲张,在玉微的柔荑就要滑到不该触碰到的部位时抓住了她的手,爱怜的吮.吻着。

    手被抓住,玉微也丝毫不恼,只好整以暇地看着南砚宸意.乱.神.迷的动作。

    女人喜欢的从来就不是禁.欲的男人,她们喜欢的不过是禁.欲的高冷男人为了她们动.欲。

    便如此刻的南砚宸。

    白日里清隽儒雅似无欲无求,此刻早已是欲.火.焚身,眼中赤红一片。

    玉微不禁莞尔,男人终究是衣.冠.禽.兽。即使外表再光风霁月也改变不了其兽性的本质。

    干净如南砚宸也未能免俗。

    须臾,南砚宸一把将玉微抱在怀里,伸手解开她的腰带,顺着她的袿衣滑了进去,嗓音沙哑压抑: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尽管南砚宸额头已经冒出些许汗珠,却固执地征求着玉微的意见。

    玉微没有拒绝,身子更靠近了南砚宸几分,任由南砚宸作乱。

    她无声的默许就像点燃烈酒的火焰,南砚宸原本还存有的几分理智,此刻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玉微没有再动,微睁着眼,被动地承受着南砚宸的热情,肌肤泛着一层诱人的粉红,眼眸里的神色却清冷如许,宛如皎洁透彻的月光,悠远宁静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要坦.诚.相见之时,玉微用力推开了南砚宸的身子,笑得娇媚:“砚宸,我突然不想要了。”

    朦胧月色下,衣衫散乱的玉微宛如魅惑世人的妖精,引人入胜。

    南砚宸的情.欲已经被挑起,哪里这般容易消退。他欲.求不满地凝视着玉微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玉微摇头,雪堆玉砌的脸庞上是一片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,找不出一丝一毫的情.动。

    “妖精!”南砚宸咬牙切齿地道,自己挑起了火,却立刻抽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砚宸可以自己解决嘛。”玉微笑得暧昧,湖北快3预测推荐号:眼神往南砚宸修长完美如雕刻而成的手瞥去。

    “南慕!”察觉到玉微的视线,南砚宸的脸色爆红,迅速整理好衣衫,飞身而出。

    今晚的凉水估计是少不了了。

    玉微坐在马车中笑得肆无忌惮,纯.情男真是不经撩。

    马车外,南砚宸听见玉微远远传来的惬意笑声,起落间的身子一阵倾斜,差点从空中掉落。

    夫纲不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那日玉微调戏南砚宸成功以后,南砚宸不知从哪里寻来了些话本子,撩人的手段突飞猛涨,让玉微再也不能如那日般逗弄他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日子会很无聊,结果在和南砚宸的你撩我逗中十几日就这般过去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中发生过的一件最重大之事便是南砚宸辞官,陪同蓝宁云游山水去了。诺大的丞相府只余下她和南砚宸两人。

    清晨,玉微送南砚宸上朝后,回房内睡到巳时方才优哉游哉地出门。

    临近晌午的街道依然热闹非凡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楼阁飞檐间勾心斗角,林立的店肆大敞着。

    玉微兴趣盎然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,尽管她也曾经在元隋生活过二十多年,但是如这般自由自在地走在大街上的时间却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找到记忆里系统提供资料的楼阁后,玉微在楼阁对面的花肆停下,细致地翻找着鸢尾花。

    须臾,玉微挑好蓝色鸢尾,付过银钱后愉悦地转身。

    玉微抱着花束,低头嗅着鸢尾的清香,似乎沉浸于那一片芬芳里,浑然忘记了周遭的一切。

    快马在玉微走近街道中央时飞驰而过。

    玉微耳边是不绝于耳的尖叫嘈杂,随即感觉身上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,身子也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玉微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宰了系统,它竟然没有给她屏蔽痛觉。

    刚买的蓝色鸢尾纷纷扬扬洒落空中,如散落的漫天蓝色飞絮。

    就在玉微的身子要坠落地面时被人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玉衡抱住玉微疾速往丞相府而去。

    他本是在花肆对面的酒楼里用膳,却无意中瞥见了玉微。

    清丽脱俗的女子低头轻嗅着蓝色鸢尾,眉目间顾盼神飞,再一次和记忆里的倩影重合。

    他强行压住翻滚的思绪收回眼,告诫自己,她是蓝砚宸的妻子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一别后,这十几日他几乎从未想起过她。若不是今日一见,他已经快要遗忘还有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连替身都算不上,她自是不值得他劳心费神。

    然而,酒楼之外传来喧闹声时,他依旧会情不自禁地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只那一眼,他心惊胆战,身体先于意识地作出了行动,飞身去接住了玉微。

    几个起落间便到了丞相府,玉衡先是吩咐了丞相府的下人去寻大夫,而后按照略微模糊的记忆,将玉微送去了南砚宸的院子。

    他将玉微小心翼翼地安置在床榻上后,便想离去,却未曾想被她死死地抓住了手。

    玉微已经疼得意识有些涣散,却紧紧握住玉衡的手不肯松开,只口中反反复复地呢喃低语着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顾不得和系统算账。

    玉衡到底不忍心一走了之,无奈地在她的身边坐下,俯下身子贴近玉微唇边听着她的呢喃之语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心悦你……”

    待玉衡听得真切时,身子蓦的一僵。她心悦于他?

    他们不过才见过短短数面,她就心悦于他?

    何况她还是砚宸的妻子,怎的这般水性杨花?如此轻易地便爱上丈夫之外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对她感兴趣不过是因为把她当作宁儿的影子。

    如今宁儿已经离开京城,他们生死再难相见。

    是以,他看见玉微才会觉得如此眷念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对蓝宁思念的转移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……”玉微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玉衡拂开玉微的手,怒不可遏地疾步走出房间,离开了丞相府。

    他一路疾驰回了皇宫,明明气愤于玉微的恬不知耻,却依旧能够感觉到那低若耳语的吴侬软语回响在耳旁,一时间乱了心神。

    老管家已是年至古稀,猛地被君钰一阵吓,有些颤颤巍巍地回道:“回禀王爷,桃花酿已经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君钰眉峰微拧,烦躁地道,“那就再酿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桃花酿的甘醇浓厚。这些年,除了桃花酿,他从不饮别的酒。

    除了怀念之外,也许更多的也是惊叹于桃花酿的醇馥幽郁,说是琼浆玉液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酿造桃花酿的人”老管家低眉顺目,支支吾吾地有些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怎地了?”君钰追问。

    老管家咬咬牙:“桃花酿是王妃酿的。”

    尽管知晓王妃对王爷是一个禁忌,但是老管家依旧忍不住地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算不得高山景行之人,不然也不会在王妃身处琼华院被下人欺凌时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他那日也见到了王爷对君霜多嘴多舌的暴怒,自那之后,君霜便被调离了王爷身边,去了最严厉的刑罚堂。但君霜并没有说错,王妃贤惠恭谨,素来都是温和待人。

    也许是真的要人之已死,世人才愿意真真正正正视她的那些好。

    他已是行将就木,不过拖着一副破旧残躯,苟延残喘。若是今日之言能让王爷怜惜王妃些,将王妃的尸骨迁回王陵。他便是此刻去地下给王妃赔罪也是甘愿的。

    君钰闻言,提着老管家的手像是触了火一般,倏地松开,猛地倒退几步,狭长的凤目微眯。

    桃花酿是玉微酿的?

    君钰的脑海中骤然浮现出今日玉微的笑,明明在笑着,却无端地让人如坠冰窖,寒彻心扉。

    他的心不断地收缩,像是被什么猛地捏住,收紧,再收紧。百般情绪涌上君钰的心头,像是要把他吞噬进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就连当年宁宁拒绝他时,他也未曾这般心神崩溃过,几乎哀毁骨立。

    他到底怎么了?明明不爱玉微的。

    为何此刻犹如百爪挠心,脑海中不断翻腾着与玉微过往的一点一滴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老管家以为会等来想象中的暴怒,却未曾想君钰听见他的话之后竟是松开了他。

    老管家战战兢兢地抬眸向君钰看去,映入眼帘的竟是君钰绝望神伤的模样。老管家一瞬间大惊失色,以为是自己触怒了君钰,让他想起了蓝宁。

    “王爷,老奴斗胆,请王爷看在与王妃的夫妻情分上,将王妃的灵柩迁回王陵。王爷,王妃不能至死都不能归家啊……”老管家声音有些哽咽,佝偻着残躯伏首跪拜,虽是惶恐不安却依旧为玉微求情。

    君钰眼含复杂地望了一眼老管家,没让他起身,绕过他便抬步走远。

    玉微这些年到底是多得人心,竟是连看着他长大,铁石心肠的老管家都为她求情。

    老管家望着君钰走远的身影,浑浊的老眼中失望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太极殿

    雕梁绣柱,高堂广厦的大殿内,朝臣们身着华丽繁复的官袍,手执笏板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吏部尚书上奏后,恭顺地半躬身躯,等待着玉衡开口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新书推荐:我要大宝箱逃跑皇后神医娘娘重生学霸小娇妻高冷帝少,惹不起千亿挚爱:豪门总裁的心尖宠儿侯府弃女厨艺大师美利坚仓储捡漏王

秒速时时彩攻略 安徽11选五走势图一定 河北20选5走势图基本 四川快乐12论坛 新疆十一选五网址
智博彩票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压大小 篮球过人技巧30招 北京pk10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时时彩开奖直播
幸运飞艇投注平台app 哪个分分彩平台可信任 欢乐联网炸金花 极速赛车计划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技巧
红太阳报码聊天室 pc蛋蛋官网 广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摇钱树娱乐会所 幸运28害了多少人